甜丞汽水

考试去了
有事联系Vx:diudiu0714

【夏末冰茶】痛刺

全文1w+字



返程视角第一人称自述,架空

这篇原本1w8,被我修成了1w,我好拼



/*文章汇总*/

——————



    我像一只刺猬,在全身武装一层厚厚的刺,保护着自己不让任何人轻易接近,可是在刺伤别人的同时,也会刺到我自己。


    和黄明昊初见时我五岁,那时他才三岁多一点,他家刚刚搬到我家隔壁。我正忙着淘气,不太能顾得上他,对他的印象就是一个挺乖的弟弟。


    在我们稍微长大一点的时候,妈妈和我说,丞丞,那个时候的汀汀比你矮上不少,每天都跟在你身后,你玩玩具时他也不抢,就坐在一边静静地看着你,所以你特别喜欢他。


    汀汀是黄明昊的小名,他上幼儿园时老师给他起了个名字叫Justin,回家以后就管自己叫汀汀,家长们觉得好听就也这么叫,过了一阵子我也开始叫他汀汀。



    我妈说的没错,我确实很喜欢他。他不常哭闹,总是弯起眼睛笑着,每天跟在我身后叫我哥哥。我也当他是我亲弟弟,总觉得别人家的小孩都长得丑丑的,只有他最好看,白白嫩嫩的像只小奶团子,眼睛也圆圆亮亮的。


    黄明昊五岁的时候,我七岁,他在幼儿园里玩闹,在家看动画片的时间里,我在课堂上听讲,在书桌前写作业。他开始经常待在我家里,而不是满小区乱跑,就安静地趴在我身边看着我写作业。


    我们的父母一起做生意,总是很忙,我不太能记清那么久远的事情,但是大多时间都只有我们两个人待在一起。黄明昊说话声音软乎乎的,总是拽着我的衣摆喊丞丞哥哥,汀汀想要吃零食,汀汀想要出去玩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觉得他撒娇最甜,总是拿他没什么办法,往后的许多年里,他在一点一点的变化,无论是声音还是五官都不在像小时候的样子,但在我总是记得这时的他。


    黄明昊七岁的时候我九岁,我们两个在同一所小学,他没什么要开始学习的苦恼,挺开心的说汀汀终于可以和丞丞哥哥一起去上学了。学校里照顾小朋友,低年级的下课时间要早于高年级,让他们早些到食堂去,免得被大一些的学生挤到而受伤。但是他每次都在下课后跑来我的班级门前,等着我一起去吃饭,看见比我提前出门的同学就摆摆手说哥哥姐姐好。小孩子长得漂亮,还有礼貌,连我班级上课的老师都很喜欢他,偶尔还会让我提前下课。


    我已经忘记了许多同学的名字,却依旧记得他们对我说,丞丞,我好羡慕你,我也想要个这样的弟弟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每天拉着黄明昊的手带他去吃饭,每次在食堂他都会指着好几道菜说要买。有一次点了四五样,我们俩坐在餐桌前只吃了几口,他又说不想吃了,我跟他发了脾气,让他必须把点的东西都吃完,他拉着我的手撒娇,我也没理,看我是真的发了脾气,一边哭一边把好几盘菜一一塞到嘴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哭到后来他也看不清自己夹的是什么,塞了一大块辣椒到自己嘴里,漂亮的小脸皱成一团。我牵着他倒掉了餐盘,又给他买了盒牛奶,他一边哭一边抱着我问哥哥可不可以不要再生气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总是哄着我,从小到大,好像他才是做哥哥的那个,我只要摆摆架子他就一定会听话,也不会记仇,永远都在粘着我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黄明昊十一岁的时候我十三岁,我上了初中,他还在念小学。我们不能继续待在同一个校园里,也不太清楚那两年他午饭都是跟谁一起吃的。我学习不算是认真,但成绩还可以,男孩子都喜欢在休息的时候一起打打球,为此我好像还逃过几堂课,等晚上回到家里总是一身汗。

    

    黄明昊总是待在我家里等我,他有我家的钥匙,我也有他家的钥匙,但总是他来找我。我回家时敲敲门就会听见他跑向门口的声音,我洗澡时他就在我学习桌前写作业,等我们都写完作业就一起躺在床上打一会游戏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们的一切都是日复一日,父母不在家的时间我们就一起过,直到那年的秋天。那天好不容易碰上我爸妈有时间,约好了一起出去吃晚饭。


    前一天晚上黄明昊待在我家里,跟我妈撒着娇说汀汀也想一起去。我妈很开心的说好啊,有你陪着丞丞也不会无聊。他们答应了先开车接我回家,再带着黄明昊一起去餐厅。

      

    我站在学校门口等了一个小时,他们也没来,还是我自己打车回去了。家里没人,黄明昊也没在,我有点纳闷,又去敲他家的门,屋里的灯黑着,我喊了声汀汀在家吗,紧接着门就被一下子打开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被吓了一跳,黄明昊一把抱住了我,跟我说丞丞哥哥我害怕。我拉着他进屋,和他一起坐在沙发上,哄着他问叔叔阿姨去哪了。他说爸爸接了个电话,就跟妈妈一起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说没关系,那应该是工作又有急事。我很奇怪为什么我爸妈不去接我了没告诉我,但他们真的很忙一顿饭也不是很重要,就打了个电话过去想说一声我回家了。


    我打了我爸爸的电话,拨通声响了好久才有人接,我以为他很忙,赶紧报了个平安,想要快点说完,又电话另一端的声音打断。话筒里的声音带着哭腔叫我的名字,但那并不是我父母的,而是另一个熟悉的声音,黄明昊的妈妈。



    我不清楚我是如何听完那通电话的,挂掉电话后颤抖着声音看向黄明昊说,汀汀穿好衣服,跟哥哥一起去医院。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也没问我,跟着我跑了出去。我们打车到了医院,又一路跑向了急诊室,黄叔叔紧锁着眉头坐在门口的凳子上,阿姨站在一边哭着。


    我没了力气站稳,直接坐在了地上。黄明昊妈妈在电话里对我说,丞丞,快来医院,你爸妈出车祸了。黄明昊扶着我走到了急诊室里,我看见浑身是血的爸爸妈妈躺在那里,双眼紧闭。我感觉到他牵着我的手明显抖了一下,却依旧没有松开。


    我大喊声的喊着他们,却没有人回应我。后来我哭了很久,哭到晕了过去,等我再次醒来时正躺在病床上,吊瓶里的液体一滴一滴留进我的静脉,我想坐起来,又发现黄明昊正趴在我旁边,睫毛微微颤着,睡得不太实,依旧牵着我的手。

    

    叔叔阿姨看到我醒了想把他也叫醒,我摇了摇头重新闭上了眼睛。昏昏沉沉的再次睡了过去,醒来时已经是下午,黄明昊一脸委屈,对我说哥哥你终于醒了,早上怎么不把汀汀叫醒。我摸了摸他的头发,最后什么都没有说。


    我父母的葬礼上来了很多个他们的朋友,我不知道自己当时是什么反应,也可能是没有反应。黄明昊一直站在我身边,他比我矮上一点,拉我的手十指相握。一切都是冰冷的,只有那只手,是我唯一的温暖。


    葬礼结束后我去了黄明昊家,他带我进了他的房间,又关上了门。我靠着床,坐到了地上,又觉得灯光特别刺眼,伸出一只手挡住了眼睛。他看了看我,关上了卧室的灯,坐到我身边伸手抱住我,他吻了吻我的脸颊说,哥哥你还有我。


    我趴在他身上哭了很久,没了什么力气后把重量都压在他身上,他用一个扭曲的姿势坐着,大概也不会舒服。等我哭的累了,他抹了抹我眼角的泪,问我哥哥我们下楼去吃饭好不好。我才想起从葬礼开始我们都没吃什么东西,我没有食欲,他应该也跟着饿了一天,说了句好,跟他一起下楼。


    餐桌上摆着很多清淡的菜,不像是家里坐的,我猜是叔叔阿姨叫的外卖。我吃了没两口就开始恶心,冲到了卫生间猛烈的呕吐,我胃里没有食物,不停的吐酸水。他站在我身边轻拍着我的背,我站起身洗了下脸对他说我没事,又觉得脑海里一片腥红,再次晕了过去。


    醒来时我躺在黄明昊的床上,他躺在我身边抱着我,眼底一片黑。那个星期我们都没去上课,我的状态也好了点,他非要和我住在同一个房间里,我问他你不嫌挤吗,他说我的床很大,而且汀汀很瘦,不会占太多地方。


    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做噩梦,梦里一片红色,我睡不踏实,总是满头大汗,黄明昊会及时把我摇醒,对我说汀汀在呢你别害怕。这样的经历有了几次导致他的睡眠总是很浅,有一点声响就会醒来,一直到我们长大。


    黄明昊十四岁的时候我十六岁,我上了高中,他上初中,黄叔叔会先开车去接他,再来我的学校接我。高中放学要比初中晚很多,他就在车上等着我。


    有一天学校校庆,我就去他的学校接他放学,我去的挺早,人都走的差不多也没看见黄明昊出来,就顺着学校的围栏往里面看。扫视了一圈突然看到他拽着一个男孩的衣领,一拳打在那人脸上。


    我赶紧跑过去想拦住他,就听见那个男孩说,你哥哥就是个孤儿,他又不是你的亲哥哥。黄明昊又抬起手要打他,被我拽住了手腕,那个男孩没有想到到我会出现,趁着他松手的时间赶紧跑掉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看着黄明昊问,汀汀你现在还学会打架了是么?他低垂着头不说话,咬着自己嘴唇,脸上还有一块青。我看着挺心疼,应该是刚才那个男孩子打的,就牵着他的手腕往外走,到了路口他又抱着我说哥哥对不起。


    我揉了两下他的头发,边叹气边问他脸疼不疼,他摇着头,毛茸茸的小脑袋在我脖颈间打转,告诉我不疼,可是别说说哥哥不好我会心疼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跟他说我不在乎,我确实也不在乎,然后带着他去了药店,挑了个猫和老鼠图案的卡通创可贴。撕开的那张是小泰菲,被我贴在了他的脸颊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们回家的时候他父母挺纳闷,我说他白天打球摔了一跤,黄明昊没反驳,他父母也没多问,我们俩回到卧室写作业,他又趴在我身边看着我,问我,哥哥,我要是考到了第一名你就带我去游乐场吧。我答应了下来,他学习要比我好的多,总是在前几名,后来就真的考了第一名,睡觉时也搂着我的胳膊开心的不行,跟我炫耀说,哥哥我是不是比你聪明好多。

    

    黄明昊十五岁时,我十七岁。那个暑假他父母想出国旅游,想带着我俩一起去。我假期很短,也懒得动,就没打算跟着。

    到后来黄明昊也没去,我们一起在家待了两个多星期,白天待在家里就是复习看电视打游戏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没有太多要学习的东西,我不想出去他就陪我待在家里,怕打扰我又想待在我身边,就带着耳机坐在床上看电视剧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看完数学书又看了他几眼,摘下了他的耳机,说汀汀你再待在家里就要长蘑菇了。他像是觉得我的比喻很好笑,眼睛弯弯的说那哥哥我们一起长蘑菇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翻衣柜,打算带他出去走走,他凑过来问丞丞我们出去吗,我嗯了一声,他就跟我一起换衣服。

    

    黄明昊坐到床上套一个T恤,我看着他说汀汀那是我的衣服。他撇着嘴不太高兴,跟我说哥哥我们的衣服都放在一起,也都是一起洗的,我就要穿你的衣服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揉着他的脸说行,想穿就穿,我怕你穿着大。他站起身,那t恤大小倒是显得很合适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不知道十五岁的小孩为什么会长得这么高,他只比我矮了一点点,个子大概有一米八,他蹦到我眼前问我哥哥我好看吗。我说好看,你现在像个试新衣服的小姑娘,以后嫁给我吧。我只是开个玩笑,他却半天没做出反应,彻底愣住。我皱着眉头用手去拖他的下巴,问他你不会是傻了吧,快给我个反应。他点了点头说哦,汀汀以后嫁给哥哥。我笑着拍他,你想嫁我还不愿意娶呢,走啦,快出门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领着他在商场里乱逛,买了几套衣服,又带他去抓娃娃。他想要一只龙猫,但我们俩谁也没能抓上来,最后我抓上来了一只Hello Kitty,我盯着那只粉粉的猫有点尴尬,黄明昊拿过笑了半天,又说,哥哥别抓了,龙猫还是上网买一只吧。

    

    最后我俩忘记了买龙猫,那只Hello Kitty被挂在了床头,落了灰就丢进洗衣机里洗一洗。

   

    我快高考的一阵每天都熬夜复习,他写完作业就趴在我旁边看着我,看困了就去睡觉。我觉得开着灯影响他睡觉,想搬到书房学习。搬参考书的时候他拦着我问,哥哥我睡觉打呼噜了吗,是不是影响你了,我不睡了,你别走。我说我害怕开着灯影响你睡觉,你长不高怎么办。他挺傻的笑了起来,告诉我你走了才影响我睡觉,你不在身边我睡不着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高考的成绩和平时差不多,最后录取在了一个隔壁市的大学,收到录取通知书的时候我给黄明昊看,跟他说哥哥每个月都能回家来看汀汀。他摇了摇头说不行,一个月见一次太少了,我想天天看见哥哥。


    我以为他随便说说,却没想他是认真的,吃晚饭时他说要转到我学校附近的一所高中去读书,他应该是默默查好了关于这所学校的资料,说了好几点转过去的理由,我跟他爸爸妈妈都愣愣的看着他,也不知道他最终是怎么说服他父母的,开学后他拉着行李跟我一起上了飞机,那高中离我大学只有不到二十分钟的路程,我们在学校附近租了房子,跟他住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学校里为我留了寝室,我只有中午过去待一阵,除了军训的时间我也一直没去住过。


    我在学校里待的时间不多,但是学校的活动我都会参加,有次活动时认识了个挺可爱的女孩子,名字叫芙桐。她知道我晚上不待在学校,就总在中午约着我一起吃饭。时间久了也就熟悉了起来,没课的时间我们约着一起看电影,或是陪着她逛街。


    我没谈过恋爱,但觉得到了大学也应该谈一场恋爱。我不清楚自己有没有心动的感觉,但芙桐是个很好的女孩,不会和我无理取闹,我也不用费尽心思去哄她,倒是她先和我表了白,我没拒绝,牵着她手把她送回了学校。

    

    黄明昊学习很忙,我们俩没太多的时间聊天,繁忙的变成了他,轻松的变成了我,他想待在我身边,我就把手机调成静音玩游戏,谈恋爱的事也一直没顾上和他说。


    我跟芙桐说了不少关于黄明昊的事,告诉他我每天早上要起床做我们的早餐,她挺惊讶的看着我说想不到你还会做饭,我也想吃。我想了想,就约了她周末时去家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黄明昊开门时发现我和一个女孩子一起走了进来愣在了门口,我跟他介绍了一下是我女朋友,他表情不太好的看着那个女孩,我也没管他,拎着我们买好的菜就往厨房走。芙桐买了一个龙猫的小背包送给他,他也没接,对着她说我讨厌你,你不要当我哥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们三个人挺尴尬的吃完了一顿饭,我没想到黄明昊会这么不懂礼貌,没管他就把芙桐送出了门,我们俩走在小区里她眼圈都在发红,我不知道要怎么哄,她转过身来看着我说,你弟弟太依赖你了,他受不了有人要把你抢走。

    

    她提了分手,我也没去挽留,我倒没特别生黄明昊的气,但是之后的两个星期我一直住在学校里,没回家。我没联系小孩,他也没联系我,就这样僵持了两个多星期,我不理解为什么是他犯了错,我不回去他也不来找我。


    第三个星期我拎着行李回了家,我想着天气变凉了得回家取厚一点的衣服,其实我自己清楚那不是主要原因,但是我也很想黄明昊,也不能这么一直不理他了。


    我敲了会门没有人开,想着他可能是看我不回家就出去玩了,叹了口气翻钥匙。进屋后却发现黄明昊背靠着沙发坐在地上,双手抱着膝盖,把头埋在胳膊里面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还在想他为什么不给我开门,走到他旁边说汀汀你起来。黄明昊没有动,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,我又拉了他一下,他也没理我。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,蹲在他身边抬起他的小脸。他眼睛红红的,泪水不断往下流。


    我很少会看见他哭,仅有的几次哭泣也都是因为我,赶紧伸手去擦掉他的眼泪。他用手撑着地板向后移,一边哭一边躲着我说,丞丞讨厌我了,哥哥你有了女朋友就不要汀汀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突然意识到了自己是多么过分,快三个星期一直闹着脾气不理他。小孩子为了能跟我待在一起,远远的来到陌生的城市念高中,又怕我生他气一直不敢给我打电话,我也一直不理他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有点埋怨自己,把他搂到怀里道歉,他哭个不停,但是哭声都弱弱的。我伸手摸了下他的额头,发现烫的厉害,也不知道他烧了多久。我把他抱回卧室要去找感冒药,他拉着我手说以后会听话,你别再走了。我低头吻了下他的脸颊告诉他我不走,他才乖乖松开了手。药箱始终没被打开过,客厅的饮水机里连水都没有,冰箱里也空空的。
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不知道他怎么过得这几个星期,赶紧烧了壶了热水。又打湿了毛巾帮他擦眼睛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把毛巾敷在他眼睛上,他看不见我就抬手想把毛巾拿开,我说你别乱动,他就乖乖的不再动了。从小到大他总是在听我的话,我说什么他都照做。现在看着他我不断的责怪着自己,到底跟一个任性的小孩子较什么真。


    他吃了药很快睡了过去,我拿开毛巾看他的眼睛,微微有点发红,也不知道他醒来会不会觉得眼睛疼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去超市买了菜,回家后黄明昊还在熟睡,就去厨房给他做晚饭。过了一阵听到他在客厅里喊丞丞,就走出去看他。他光着脚站在地上,我刚想训他你怎么不穿鞋,就看见他跑过来抱着我,对我说说,哥哥吓死我了,我以为你又走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想训他的话突然无法说出口,我们两个人里不懂事的那个好像一直都是我,我把他哄回了卧室换好衣服,等他换完菜也都做好了。他看着我做的菜皱着眉头,问我哥哥你是不是忘记放油了。我说你感冒得吃清淡的,凑合吃吧,我都得陪着你吃这些东西。


    他低着头默默吃饭,又想着他现在肯定怕死了我生气,我说什么他都得听。


    我清了清嗓子,想了想还是提起了三周前的事,让他解释为什么那么没礼貌,把客人哄走。他咬了咬嘴唇,又拽着我的袖子说,哥哥我去给那个姐姐道歉,你别再走了。我捏了捏他的脸颊问你什么时候听到我说我要走了,但是你得给我个理由,为什么那么对客人。他想了一会,又低着头说,你说那个姐姐是你女朋友,但是你之前说你要娶我的,你找了女朋友就不要我了。
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勺子里还舀着饭,手就这样停在了空中。他说着好像委屈的不得了,眼睛又红红的问,哥她哪里比我好,你怎么不要我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把勺子放下,一下子笑了出来,又揉了揉他的头发说你怎么这么傻,我不会不要你的。他把头埋在怀里,伸手抱着我,对我说,范丞丞,我喜欢你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把他从我身上拽了起来,向后退了几步说汀汀你还在发烧,不太清醒,回房间继续休息吧。他站起身抱着我,眼睛里还带着泪光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不敢看他,没想到他把我的一句玩笑当了真,也没考虑过他赶走我的女朋友是因为喜欢我。我觉得她对我的依赖只是因为从小我们在一起长大,不知道他是不是把依赖当成了喜欢,也不敢多想我是不是也喜欢上了他。



    我用力推了黄明昊一下,想要赶紧走开,他发着烧,本就没什么力气,一下子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脑子里乱乱的,看见他摔倒也没去扶。黄明昊看着我,我觉得他很难过,又自己站了起来,向前垮了一步后没再继续向前走,而是低下头说,丞丞我脚扭到了,你能把我扶回卧室吗。


    我把他送回了床边,看着他吃下了退烧药重新躺回床上,我走了出去,觉得自己需要静一静。打开的电视上放着球赛,我没看进去,脑子里面始终是黄明昊的那句,范丞丞,我喜欢你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坐到半夜困得要死,迷糊着回到了卧室,躺在他身边,再次睁开眼睛时天已经大亮了,黄明昊背对着我用手揉着脚腕,听见我起身的声音又忙拿起被子往自己身上盖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看着他的脚踝,肿得挺高,问他是不是很疼,他摇了摇头,看见我依旧盯着他,又咬了下嘴唇开始点头。他还是发烫,我让他换好衣服准备去医院,他跳到了厕所去洗漱,站在我身边也避着我的目光不看我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要背着他下楼,他摇了摇头说你扶着我就可以,我看他这样又莫名想要发脾气,赌气地说你现不听我的了是吧,那你干脆当没我这个哥好了,反正我也管不了你。黄明昊猛地摇着头说没有,最后还是乖乖趴到了我背上,我叫好了车,很快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

    医生检查说只是扭伤,不算特别严重,过几天就能消肿。我松了口气,他脚上缠着厚厚的纱布,手里拎着一袋子喷雾和感冒药,趴在我背上还有点咳嗽。


    到家后我让他坐在沙发上看会电视,他摇了摇头要回卧室写作业,我拦着他说别写了,下周请假待在家里吧,脚扭伤了你也不方便乱走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没再管作业,把脚搭在椅子上边吃水果边看电影,我叫了份外卖,又走到厨房热牛奶。黄明昊一直不怎么和我说话,放完一部电影就找下一部。


    到了下午四点他转头看着我说哥哥你一会有社团活动,该回学校了。我看了眼时间,发现自己居然在这愣愣的看着他一下午。他提醒完我又扭过头继续看电视,我也没什么心情去参加活动,发短信请了假。


    他看我一直没走大概也知道了怎么回事,晚上我帮他换好了药重新缠上纱布,他看了看自己的脚嘀咕了句你缠得好丑啊。我一下子来了脾气,吸了口气说那你以后自己弄吧,我不伺候你了。他噘着嘴躺回床上不去看我。


    我洗完澡走回卧室,一眼看见黄明昊的背影。觉得他自己一个人待在家里一定好孤独,每天回到家都要看着冷清的房子,肯定会一直盼着我回来。我躺到他旁边,打开床头灯看着他的侧脸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真的是特别好看,学习好还懂事,好像我每次批评他不懂事的时候都是我自己在耍脾气。我想过,也许有一天他会喜欢上一个很优秀的女孩,我会觉得自己最宝贝的人被抢走了,又或者,随着我们年纪的增长,他变得不再和我那么亲昵,我可能会一边祝福他一边难过。但我从未想过他会有一天哭着对我说,他不喜欢我的女朋友,是因为他喜欢我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又觉得他没什么错,我没喜欢过哪个女生,从小到大我的眼里就只有他,就应该也是很喜欢他的吧。我想着他是个小女孩就好了,又觉得他如果是个女孩,我们也没法一起长大,没法每天和他躺在一起,这么想还好他是个男孩。我关了灯,伸手把明昊揽在怀里,很快睡了过去。


    他的脚伤好的很快,感冒也已经痊愈,我们俩在家里待了一个星期,他没去上学,我也翘了不少课。我们俩做在一起,我问他,黄明昊你那天说的话收回吗。他问我哪天,又像是一下子反应过来,摇了摇头我不。


    我笑了一下说,好啊,如果到了明年你还喜欢我,我们就在一起。

    

    寒假时我们一起回了家,春节临近,我带着他去了超市,他往购物车里一袋子一袋子的扔着零食糖果,我拉着他问你不能吃点健康的东西吗,他嘟着嘴又把零食放回了货架,跟着我走向卖水果和酸奶的货架。


    春节那天他一直抱着笔记本看动漫,我总说他早晚会近视,可他视力倒是一直很好,我们一家人坐在沙发上看春晚,他专心致志的扒着橘子,一个一个的往嘴里塞着,发现我在看他又塞了两瓣到我嘴里。

    

    黄叔叔买了鞭炮和烟花,我们俩裹着羽绒服到楼下去点,到处是噼里啪啦的响声,他围着厚厚的围巾,还是我给他选的,我点了只烟花,他拿在手里开心地摇着,倒是又开始像个小孩子,一根快要烧完又去点下一根。我没说话,他看着手里的烟火,又看向我的眼睛,发现我正在看着他,慌忙的避开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问他你躲我干嘛,他又重新抬起头,看着我说,哥哥现在是新的一年了。我嗯了一声,他又有点着急的告诉我,范丞丞我还是喜欢你。


    我牵着他的手去吻他的嘴唇,笑着说好啊,那就在一起吧。


    说是在一起了,其实我们的相处模式也没什么变化,他像是没了表白时的勇气,连想跟我接吻都扭捏着不好意思说。


    他高考考了挺高的分数,跟家里商量了一下报了所公安大学,我觉得会有点苦,但是他的想法也没什么人能改变,通过了体检后的假期我们俩一起去了澳大利亚旅游,我们一起去了农场,和一个中国人挺多的小镇,一路上我们拍了不少照片,他吵着要捉一只袋鼠回家,等到见到袋鼠时又被吓得够呛。


    我们俩躺在宾馆里,相互抱着不停地接吻,他晒黑了不少,我笑他现在不像一个小奶团子了,他撇撇嘴又开始脱自己的衣服,跟我说哥哥你好好看看我,我身上还是很白的。


    我觉得时间过得很快,他大学四年的时光好像转眼就过去,我们在一起了四年,他也从警校毕了业成了一名刑警。我们俩留在了我念大学的城市,从我学校附近搬到了我的单位附近。


    他工作很忙,总是回来得很晚,我不常等着他,大多数时候都是我睡着了他才到家。我知道他总是吻我一下再躺到我身边,而当我醒来时他也总是又去了单位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感觉他穿着警服的样子特别帅,他有时在家也会嘚瑟的穿给我看,我把他拉到我腿上问他你要干嘛,制服诱惑啊,他不说话,就是笑。对他的工作我从不过问,但是几年里我倒是升了几次职,恭喜也长了不少,他偶尔会休息一两天,不过这种时候非常少,休息的时候他就窝在我身边跟我撒娇,像是我们俩小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

    黄明昊二十五岁时,我二十七岁,我觉得自己好像不再那么年轻了,想趁着最近的几年多努力升职,这样等以后不愿意工作了就可以回家颐养天年。我花了很多时间在工作上,回到家里也总是忙个不停。


    黄明昊放了两天的假,想跟我待在一起,但是我实在太忙,一直在电脑桌前查资料打电话,他休息的第一天窝在沙发上看了一整天的电视,第二天自己出去买了衣服。

    

    到了晚上黄明昊凑到我身边撒着娇说要吻我,我清楚他不仅像想是接个吻,还想继续干点别的事情。但我因为公司的事情忙的脑子里一片混乱,冲他喊了句你能不能别胡闹了,我现在很忙。


    他很委屈的自己回了卧室,我觉得我该道个歉,又觉得他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跟我闹别扭,也没有管他,整理文件一直到了半夜。我回到房间时他已经睡着了,就抱着他吻了一下,对他说晚安,我不清楚他听没听到,等第二天我醒来时他已经走了,餐桌上放着给我热好的面包片和牛奶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在办公室时收到了他发来的信息,里面有一张照片,黄明昊嘟着嘴巴站在靠右边的位置,左边的是正在翻文件的我,图片下面么文字写着,范丞丞我出任务去了,你太过分了,汀汀这么可爱你居然忍心不理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笑着回他你最可爱了,下次哥哥不会这样了。他没再回复我,我也没有在意,却没想到我没有了下次不这样的机会。


    晚上我先回了家,工作已经忙的差不多,我想熬个夜等他回来一起睡,就一个人坐在客厅。没多久我接到了一个电话,是黄明昊的领导打过来的,看到来电显示我有点纳闷为什么会来找我。


    接起电话时那位领导说黄明昊下午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了伤,伤口在心脏附近正在抢救。后面再说什么我没听清,一路上闯了好多个红灯赶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

    手术室的灯还再亮着,门口围了好几个人,有他的领导,又有他的同事,我给黄明昊的爸妈打完了电话,蹲在手术室门口开始发蒙。明明几个小时前,还在跟我撒娇埋怨我的人现在却受了重伤要抢救。医生走出来时对我说,对不起,我们尽力了,伤口的位置很不好,没抢救过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他安安静静地躺在手术床上,就像平时睡着的样子,双眼却紧闭着,嘴唇也有些发白。我拉着他的手十指相握,一遍遍问他你不是总埋怨哥哥不理你么,你现在怎么也不理哥哥了。


    我抓着他的手摇得很用力,问他我在叫你起来呢,汀汀你什么时候又开始不听哥哥的话了。我一一遍一遍地跟他道歉,冲他喊你醒醒,我什么都听你的。我去亲吻他冰冷的嘴唇,黄明昊躺在那了里一动不动,我说,你不是知道哥哥最害怕血的吗,你为什么要这么吓唬我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取回了他摆在办公室里的所有东西,抽屉里有一个相框,放着的是我们在澳大利亚时拍摄的照片。他手机也被我重新充好了电,密码是我的生日,一下就能解开。我打开微信时发现跟自己的消息栏里没有数字,最后发去的那条他应该也看到了。我坐在地上又哭又笑,对着空气说,汀汀,哥哥以后答应你的都会做到。

    

    黄明昊离开了我三个月,我辞掉了工作,回到了他父母身边。我们俩没有计划很远的未来,让我不知道未来要去做什么,倒觉得这样也好,没有什么愿望没能实现的遗憾,未来的日子我会替他好好去活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梦到过一次黄明昊,梦中我还是现在的模样,他却变成小时的样子,我拉着他的手走在街上,他比小的多,他看见了抓娃娃机,还是撒着娇说丞丞哥哥我想要那只龙猫。这次我很快抓到了那只龙猫,他抱着那只龙猫又一点一点长大,又抱住我说,汀汀很爱你,哥哥要好好照顾自己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醒来时满脸泪水,看着身侧空旷的床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我说,好啊,哥哥会照顾好自己。

    

    

    


——完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下一棒指路  @黄瓜克克克🥒 


评论(169)
热度(1537)
  1. 二米九.甜丞汽水 转载了此文字
    哭死我了

© 甜丞汽水 | Powered by LOFTER